2012年5月31日 星期四

殖民者的憍慢

(05-31-2012一三)

長輩的電視機故障,請原廠技工到府維修,長輩說話有濃濃的鄉音,年輕技工幾乎聽不懂長輩在說些什麼。事實上,我也是花了好多年時間,才逐漸弄清楚山東土話裡的某些特殊用語。
這真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當初從中國逃難到台灣的外省人,即便當時都很年輕,但在台灣住了六十幾年,卻一直使用著家鄉的方言,從沒學說華語(國語),更何況台語了。沒讀過書的長輩如此,當時的高官也是滿口的家鄉話,但他們卻用濃濃的鄉音告誡台灣人不准說方言,殖民者高高在上的心態,顯露無遺。
正在修理時,技工的電話響起,也預約了下一個客戶的修理時間。藉此問他一天要跑幾個客戶,在這家公司做了幾年,滿意目前的工作嗎兩人的話匣子也從這裡打開。

2012年5月30日 星期三

原能會與台電 罔顧人民死活

 (05-30-2012劉黎兒)
Q:核二1號機發生1支錨定螺栓斷裂事故,而專家指出其他29支螺栓也有問題,但原能會不顧一切要讓台電重啟運轉,台灣人身家性命豈不毫無保障?
A是的,原本應跟反應爐同樣壽命的螺栓斷裂事故,是世界空前重大事故,今肇因不明,尤其核二是超過30年又防震係數超低的老朽爐,任何核電國家都不可能重啟運轉,即使以台電自己歸咎的「應力腐蝕龜裂」,如反應爐露天施工、腐蝕環境潮濕、材料瑕疵、安裝不當等,也全屬無法挽救的長期普遍原因,等於招認整個機組疲勞、老化,早該停用、廢爐了。

台灣人得了失憶症

(05-30-2012 宥娟)
(經歷白色恐怖滄桑血淚的歐陽文1994年繪的「台灣人的悲哀」)

自從彼一日
我聽見詩人用阿母êtī hia念詩
我就開始聽著阿母伊佇我耳孔邊
輕聲細說甲我講誠際心內話
伊講阿母ê話咱千萬m̄通放未記

不學無術的混混韋小寶

(05-30-2012 jun)

會寫這篇文章,純粹是看完「誰說國文不重要(16):「總統玉照」信封稱謂不合規範」,卻找不到回應的按鈕,只好多寫幾個字,湊個一篇,報載:
「總統玉照勿折」開箱文爆紅 被虧修很大一位來台就學的台科大陸生,日前和大陸同學打賭,在台灣可以很容易要到總統的簽名照,寫了張明信片給馬總統,三天就收到回信。陸生將「總統玉照開箱文」PO上網友,數小時內有四千多人轉載,網友猛虧「沒想到總統玉照還有開箱文」。

2012年5月29日 星期二

朱天心反中科搶水

(05-29-2012楊宗興)
  (知名作家朱天心來到凱道相挺彰化縣溪洲鄉北上的農民)
反中科搶水自救會今(29)日上午再度率領彰化農民走上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要求政府立即停止中科四期的取水工程。包括朱天心陳雪陳明章等藝文界人士也上街相挺,知名作家朱天心對在場農民說:「抱歉!我們來晚了」,她強調不論是從價值、理念、法律、情感來說,政府都不應該容許中科四期搶奪農民賴以維生的農業用水。朱天心呼籲主管中科的國科會立即停止相關工程。

借鏡「德國」經驗

(05-29-2012王景弘)
http://youtu.be/KvwTRucDhWM
(總統府變造「國旗」,掛起「區旗」)
德國政府的效率和德國人民的正直勤奮,確有許多值得台灣借鏡之處。但習於玩弄言詞欺騙選民的馬英九說要學習德國經驗時,只會令關心台灣的人心驚。
「德國」有不同時代的經驗,有納粹德國經驗、兩德和平共存經驗、東德共產政權崩潰和人民公投併入西德的統一經驗;問題是要學那一個時代的德國經驗。

罷免是民主家常便飯

(05-29-2012 Tottoro)

昨天在信箱裡發現了這份文宣,提醒民眾再過一個禮拜,美國威斯康辛州將要舉辦史上第一遭州長罷免的選舉。
去年才上任的共和黨籍州長渥克(Scott Walker),今年3月底正式面臨被罷免的命運。從去年11月中起到今年的1月(就職滿週年),反對派人士在短短兩個多月內就收集到了90萬份以上的簽名(門檻是54萬),這對全州人口數不過五百七十萬的威斯康辛州而言是相當驚人的數目。隨後,威州的政府責任委員會(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Board)在330日以五票對零票一致通過舉行罷免公投,並決定在65日舉行新的州長選舉。

殖民者的歷史教育

(05-29-2012黃招榮)
去年,我受邀去兩所國小擔任週三教師進修的講師,當我問到:日治時期的台灣,總共經歷了幾個天皇?幾任總督?兩場學校合計一百多位的教師,無一人可以回答?近日我又到社區大學客座講課,問起同樣的問題,在場的學員也是無人知曉。(正確答案是:3個天皇,19任總督)。
教育工作第一線的國小教師都是大學畢業,亦不乏碩士學位,連日本時期台灣經歷幾任總督都不知道,更遑論19任總督的名字及排序。 

阿公想要回家

(05-29-2012 一智)
這首《安息歌》是50年代白色恐怖初期在清晨牢獄中傳唱的歌,當年蔣家政權撲殺數以千計懷抱理想的青年,每當有人要被拖出去執行槍決時,所有的難友都會合唱這首安息歌送行。
晚上法會,一寂從「微微風」這個部落格,談到白色恐怖。作者的阿公,因涉入「涂柄榔叛亂案」,1950年被抓,19521211日在馬場町被槍決。槍決後,台北車站都會貼出公告,阿嬤拜託她在鐵路局工作的弟弟幫她留意公告,然後再東湊西借的籌錢,將阿公的骨灰給「贖」回來的(當時連贖屍都要付出一筆鉅款)。
「我阿公刻意安排很多位天使帶領我去把他找出來,他不要被遺忘,他想要找回他的歷史位置,他想要家族所有成員都想起他,記得他,他想要回家,回到我們的心裏……」讀這一段,彷彿讀著自己的阿公,從小,我總是這樣子,好似世間的受難人都是我的先人。

缺乏自信的政權

(05-29-2012 一心)

友人派駐在中國東北的美國大使館工作,問他們那邊的生活如何?他們說:「很困難,沒有人喜歡。」從天氣酷寒,食物不安全,居住環境不佳,電力供應不穩定,網路監控,到互助社群的缺乏,整個城市彷彿只有硬體外觀的華麗,裡面的一切都無法正常運作。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令人想起「假大空」三個字。

2012年5月28日 星期一

統媒魔咒上身的台灣人

 (05-28-2012 Tottoro)
一大早老公從日本打電話來做每日例行的早餐簡報。所謂簡報,不過就是報告和歐卡桑去了哪裡,吃了什麼美食,還有購物的明細表。
當老公提到他買了兩本素食食譜(為了即將來美國避暑的老媽)和一堆日文書籍時,我很自然的聯想到歐卡桑家附近那間三層樓高,類似百貨公司一樣的大型舊書店。但老公立刻強調他去的是一般的書局,他說:「日本現在經濟情況不好,既然我們負擔得起,當然應該多花點錢。」接著我問他,後天到了台灣打算買哪些東西?結果老公嗤鼻兩聲後說:「哼!既然有那麼多台灣人認為國民黨比較會拼經濟,我幹嘛為他們努力?」他又說,大概只會到綠逗和台灣e店之類的商家消費,「不是黃金十年嗎?這些人現在應該如願了吧?」

蔣家失竊的「乳房」

(05-28-2012周倪安)

一個女人談乳房與國家
監察院長王建煊繼出借監察院禮堂給友人辦婚禮後,又有驚人之語,他說「實在想不通,男人為什麼喜歡大乳房?尤其大乳房如果是假的,摸起來怪怪的,既不舒服又無意義。想到自己太太的乳房是假的,心裡會很驕傲嗎?」
雖然不知道到底監察院院長的職責是監察女人乳房真假、還是全國公務人員是否瀆職,但對於他的疑問,筆者不得不想起我們的「國家」。

筆者實在想不通,一個「偉大」的國家像「中華民國」一樣,如果是假的,怪怪的,出國比賽連個國名、國旗都沒有的,甚至在自己國內三不五時得把國旗藏起來才能接待外賓的,為什麼還是有些人喜歡?而且,國家是要讓國民感到生活開心,但不見得要「大」才是好國家啊!然而,看著官員指著地圖談著比台灣大數十倍的「中華民國」的「固有疆域」時,套用王建煊的想像,那真的是個好大好大的假乳房啊!你舒服嗎?有意義嗎?驕傲嗎?
哎!想到自己的國家是假的,真是「奇怪耶~你」!

2012年5月27日 星期日

「中華民國大陸地區」崛起

(05-27-2012王景弘)

聲明在先,這個文題不通,主詞與動詞都荒謬,但這就是馬英九的邏輯與思考。他硬要把一本制憲者都早亡故,政府早被推翻,原適用領土只剩金門與馬祖的憲法名稱當「國家」用,夸夸其言「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
除了馬英九和他的天才智囊外,全世界沒有人精神錯亂到把「中國崛起」,說成「中華民國大陸地區崛起」;更不會白癡到接受「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但只有「中華民國」管不到的「中華民國大陸地區」,在國際組織享有會籍,它統治的地區反被排斥在外,凡事要叩頭求北京同意。

社會正義底線的冤魂

(05-27-2012李筱峰)
序《槍口下的司法天平》
戰後的台灣,在諸多方面都較中國進步,這是多數學者的共識。中國作家蕭乾甚至說,中國落後台灣五十年。
以司法來看,尤然。以下二例,當可窺知。
中國作家沈從文的自述,有一段這樣的回憶:清末,他家鄉湖南的苗人被懷疑參加革命,官衙為了區辨革命份子,竟然要苗人擲筊來決定,一仰一俯的「常卦」或兩杯筊都仰的「陽卦」,就無罪開釋;如果兩筊都俯的「陰卦」,便砍頭處決。這可能是人類司法史上最荒謬絕倫的事

邱永漢的傳奇

(05-27-2012楊斯棓)

年少時以「兜町有邱股」(兜町為東京證券交易所所在地,而成為日本證券市場的代名詞,當時邱永漢點名的股票常大漲,故當時日本流行這句話)而自豪的邱永漢,本月十六日在東京辭世,享壽八十八歲。

司法是整肅異己的工具

(05-27-2012 一湛)

下午帶著寂靜的心,跟芬香前往台教會辦的「刑法一百條修正二十周年」座談會--衝破黑名單與台獨結社權,去補足這段關鍵的歷史吧!

「剝蕉案」撫今追昔

(05-27-2012一護)

「記得很小的時候,有一天夜裡,香蕉大王吳振瑞帶著電視等貴重的家當來敲門,他跟爸爸說:我現在只有您能信靠了…。他把孩子託付給我父親,從那以後,我們電話就被監聽了。」

「你知道嗎?早期的台灣,香蕉外銷日本,帶來巨大的外匯利益,但是蕉農卻是最可憐的被剝削者,吳振瑞當時擔任高雄青果聯合社主席,為農民請命,剔除大半出口商經手的暴利,從此改善蕉農的生活,吳振瑞也因此贏得『蕉王』的美譽。」


依賴中共是死路一條

(05-27-2012無諍寂)

長期以來,因為種種因素,在綠色支持者中間有一股很強大的否定文化論者
這些人認為只要抱緊我們要建立一個民主國家,那麼一切都迎刃而解,什麼語言、文化、民族都是不相干,甚至是有害的事物。
民主當然是一個重要的價值,但認為只要依靠民主就能建立一個國家,這就好像相信人類可以完全仰賴理性生活。

2012年5月26日 星期六

如果沒有新國家

(05-26-2012李敏勇)

台灣的困境在於受囿於中國的政治瓶頸。這個「國家」一直執迷不悟,竟然號稱「憲法」的領域包括它逃亡出來已成他國的中國——一副死鴨硬嘴皮的樣子。看在別人眼裡,不是笨就是起痟。
其實,馬英九不會認為自己笨或起痟。也許他得意洋洋於語言的詐騙之術。如果不是這樣,怎能堵台灣要求重建國家的聲音?他挾持殘餘的中國,躲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保護傘下,想要讓中國國民黨壟斷台灣的統治權。民主選舉是一種幌子。

社會運動的共識

(05-26-2012 一綸)

早上,到鄭南榕基金會參加「那個時代系列座談會」,今天由林宗正牧師黃昭凱先生主講「戒嚴時代」。
之前,看了鄭南榕主辦的遊行活動的一些照片,站在第一排(鄭南榕身旁)的一位年輕人,他那氣宇軒仰、眉清目秀、寂靜篤定的相,讓人印象深刻,他就是林宗正牧師,那時的他,才只有三十五、六歲而已!

詩人極為沈痛的結語

(05-26-2012坤山)

下午,參加在蔡瑞月舞蹈研究社舉辦詩人李敏勇的《美麗島詩歌》新書發表暨朗讀會。
蔡瑞月舞蹈社是市訂古蹟,文化地景,整修過的木造建築,典雅懷舊,保留大片的綠地空間;想起小時候的校舍,坐在裡頭有種很舒適的親切感,很喜歡!
開始,用一短版的舞蹈開場;「詩與舞蹈」的結合創作---「一個春天的童話--1947」。舞者用眼神、表情和肢體語言,表達台灣的文化與苦痛。唸詩,配合音樂、舞作,述說著1947春天的故事;舞者在表現一群女性,焦急散亂的找尋父親、丈夫和兒子的屍體,痛在身體裡衝撞突出,而心在滴血。

讓228成為祝福

(05-26-2012 宥娟)

下午參加了在《玫瑰古蹟》 蔡瑞月舞蹈研究社舉辦:李敏勇老師《美麗島詩歌》的新書發表會。聆聽一場結合了詩歌、音樂、舞蹈和空間的精緻藝術,文化是最能深化人心的精神國防,品嚐歷史的光影在今天下午涓滴細流之間滲入內心,如喝一盅帶點ㄦ苦澀和酸楚的陳年佳釀,久久回盪……

島嶼胎記春之血

(05-26-2012一心)

今天下午,在玫瑰古蹟蔡瑞月舞蹈研究社,參加詩人李敏勇的通行台語詩集<美麗島詩歌>的新書發表暨朗讀會。
陽光躲在雲層後,吹著清爽宜人的風,明明就在城市的中心地帶,我卻感覺像誤闖了一座神秘綠洲,現場來賓彷彿都是某古老秘密詩社的成員,但對我這個不速之客,卻毫不吝嗇地報以友善的微笑。
他們以台語交談,我聽起來有些吃力,但卻莫名地陶醉,願意聽他們,一遍又一遍。因為,裡頭藏著某些蟄伏已久的悸動,深深吸引著我。

如假包換的台灣製

(05-26-2012一心)

前一晚,跟鄰居聊天,他們熱水器壞掉,本想還是買櫻花牌,水電行老闆卻勸他們不要,因為,ECFA生效後,櫻花牌整台都是中國製造的,只是少栓幾個螺絲,運來台灣栓上,就是「Made in Taiwan」。老闆推薦林內牌,因為目前林內還是整台在台灣製造的,到時候故障要維修比較方便。
不過,老闆說,還好他們不是藍的,他才可以放心講。上次,他在一個投藍族家中說這個事實,還被罵。(天哪!)
他們也說,其實,好多東西都一樣,幾乎都是中國製造,來台灣栓兩個螺絲,就變成台灣製造的了,這根本是在詐欺,這樣子,消費者的權益還有保障嗎?

2012年5月25日 星期五

第二條命不是為了自己

(05-25-2012中豪)

中午到徐自強家坐坐。
13:10,在路上徐媽媽打電話來詢問我們有幾位,她直接說,「那我把飯包準備好,你們就過來吃飯包。」佩服她的說話智慧,答應徐媽媽會過去用餐。出門前自己帶了一罐茶葉,郡儀在路上買了一些豆花飲料,沒有空手去人家家。

管區是在管誰?

(05-25-2012一三)

「管區警察查戶口,請開樓下的大門。」
樓下對講機傳來警察的聲音,不敢相信警察竟還在使用殖民地的「管區」二字,決定隔著大門交付檢查用的戶口名簿,而不讓他越權進入家裡。
「警察先生,管區是在管誰?」揶揄了這位年輕的警察。聽我這麼一問,警察楞住了,隨後以有些尷尬、有些委屈的口吻回說:「不是啦!是附近還有很多居民習慣稱我們管區,所以」聽員警的解釋,決定機會教育一番,遂接著他的話補充了一句:「顯見公民的常識教育尚未扎根,人民還搞不清楚自己的權利與義務。」管區的話題,就此告一段落,警察先生後續的說話也謹慎了一些。

台灣的「史前」圖書館

(05-25-2012靜芳)

今晚想說上網路書店買買書,看著看著,升起無盡的感慨啊……
想我大學時有「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我們不結婚好嗎」藤井樹(吳子雲)、近幾年的「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九把刀,而乾媽愛看的文藝小說有席娟(吳珍英)等台灣作者,個個功力不錯,代代新人倍出啊。

2012年5月24日 星期四

由法治到軍事統治

(05-24-2012一湛)

今天讀書會報告「被出賣的台灣」第九章,台灣人的故事--覺醒的一年,心得如下:
1946年這一年到底覺醒什麼?從對祖國的希望到徹底的失望,台灣人轉而大聲疾呼,希望透過選舉、參政,能夠走上憲政的道路,恢復法律與秩序,以達成台灣人的高度自治。(當時要求的,現在還在要求,而且也還沒有實現,痛哭啊!)
日本統治時,對台灣最大的貢獻是輸入一套法律和秩序,這套制度奠定了台灣經濟與社會進步的基礎。

中國不能面對的真相

(05-24-2012李連傑)
514日的《時代》雜誌封面:主標題是
「醜聞共和國」 (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Scandal)
副標題問:「謀殺、謊言、腐敗;
中國能面對真相嗎?」(
Murder, Lies, corruptioncan China face the truth?)

中國官員貪汙出了名,《維基百科》還專列1條「中國貪汙」。中國最近的研究指稱,官員們並非生來就貪,墮落有一定的過程,特別是被3句話突破心防,誘使他們沈淪:「小意思,不會有事的。」「某某領導收的錢更多,這點錢不算什麼。」「並不需要你做什麼違法或者超越職權的事,只是想請你多照顧一下。」
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去年6月曾引述中國人民銀行的報告說,中國貪汙官員在 1990 年代中葉至 2008 年的 15 年間,運往海外的不法所得估計高達人民幣8000 億元。同一分報告還說,這段期間約有 17千名共產黨幹部、警察、司法官與國營企業高層避走海外。

監視器越來越多

(05-24-2012 靜芳)

今晚同以往一樣,走相同的路線溜狗去,一路上和冠智爸對話,也和以往一樣,沒什麼改變。突然間,咦!什麼,這一排民宅什麼時候大家都裝了監視器啊?爸說:會不會是最近有遇到宵小,所以整排的住家都裝了。

2012年5月23日 星期三

今晚徐媽媽好美

(05-23-2012衣穎)

今晚很特別---覺得徐媽媽好美!當她被大家逗笑、笑開懷很是靦腆時,那是一種鬆、有信心的感覺;而徐自強---感覺他還在適應與人互動這塊,甚至察覺他回應問題時,彷彿還需要花點氣力讓大腦思考迴路迅速活躍起來的狀態。
他很真、不造作、也很可愛就像徐媽媽說的:『他最近再看到同學、朋友、親戚時都覺得別人全部都變老了,他還以為自己(徐自強)還沒老(態)』哈哈哈~全場哄堂大笑。是呀!16年!真的好久呀!最是璀璨精華的時間!

先入為主的忽悠審理

(05-23-2012 司改會)

今日(5/24)日出刊之《壹週刊》雜誌,「法官派人來喬刑」之報導,徐自強與司改會於下午召開記者會,說明實際情形並質疑高等法院如下:
徐自強保證:勇敢面對司法審判,絕不潛逃!
徐自強既於16年前主動投案,即已表示其勇於面對司法的決心。若要潛逃,當初即沒有主動投案的必要。
依《速審法》的規定,徐自強只要願意認罪,無期徒刑即可減輕為有期徒刑,加上已被羈押將近16年,幾乎已可馬上出獄。捨此不為,即是為了證明自己確被冤枉,期待能有清清白白走出獄所的一天。

威脅學術自由的劣行

(05-23-2012李中志)

國民黨籍立委蔡正元,繼大選期間辱罵學者之後,日前又因中研院法研所黃國昌積極反旺中媒體的併購案,揚言刪減中研院預算。其實除了黃國昌,公開反對該案,乃至於高分貝「拒絕中時」的學者,涵蓋了中研院其他單位與多所國立大學的學者。
若以預算要脅此風可長,這些學術單位以後豈有寧日?我國知識分子原本就不熱衷社會參與,恐怕就此消音。有鑒於此,學界迅速發起搶救學術自由的連署,想恪盡一己之力,替學界保留一絲自由的學風。

當法官對正義無感

(05-23-2012 一綸)

晚上,六點半左右,正在寫日記,這時已在房間靜坐一陣子的煥銘,突然跑出來對著我說:「我現在要去司改會!」他說剛在靜坐時,想到司改會的律師、專職、志工們長期堅持公理、正義,投入救援徐自強,那一片真情與用心,讓他覺得好感動。今晚他們有志工團會議,徐自強也會出席,因此他想去加入他們,表達內心的支持之意。

2012年5月22日 星期二

沒有公信力的改革

(05-22-2012絲柏客)

昨天(21日)陳長文律師寫了一篇文章:天堂不撤守-正面意見消音 改革阻力重重」
文章大底是說:馬總統提出証所稅,是為了賦稅公平,避免不勞而獲。油電漲價是為了能源價格合理化,避免國庫一再負債。美牛進口是為了與美國簽FTA,達到貿易自由化。這都是為了「改革」,何以正面的聲音不能呈現,都是呈現負面的聲音?

從台北到北韓只一個街角

(05-22-2012范紀德)

在下一個街角,我從台北走進北韓。
曾經童稚的以為,國與國的距離,不過是地圖上跳躍的小點。
直到年歲漸長,才漸漸明白,國與國之間,不僅是地圖上未知路徑的轉移,而是包含一系列折騰人的忙碌與疲憊。然而,五月二十日,這個值得慶賀的日子前夕,無需出入境的戳章,五、六個小時的漫長航程,僅需跨過下一個街角,本該是熟悉中的重慶南書街,卻不禁愕然,瞠目瞪著眼前陌生的北韓。
層層疊疊的蛇籠拒馬,肅殺之氣的警備森嚴,彷彿那尖銳的利刃,不留情面的割裂開來,一個台北,兩個世界。曾經天真的以為,那些殺氣騰騰的蛇籠拒馬,警察手中的警棍盾牌,應該都是捍衛著我們溫暖的依靠。

依被告自白判死刑

05-22-2012 山豬

關於蔡崇隆《島國殺人記事二》的一點想法…
617日的《蘋果日報人間異語》專訪了「盧正案」的家屬,也就是盧正的姊姊盧菁、盧萍盧正因涉嫌擄人勒贖案,十年前遭判決死刑定讞,隨即遭到槍斃執行。
他的兩個姐姐自從盧正被台南市警局第五分局逮捕後,即持續不斷的奔走、陳情、抗議,終於在盧正死亡後,監察院通過調查報告,該報告強力譴責該分局及警政署,違反諸多刑事訴訟法上保障被告之規定,因此提出糾正。

星雲法師的封建思維

(05-22-2012一三)

「有一工你會大漢 你會讀冊濟濟 你會瞭解 佇這個社會 需要有人敢說真心話 阿爸因為按呢 才不得已 離開你和心愛的土地…」

2012年5月21日 星期一

不容核電害死全民

05-21-2012劉黎兒

核二1號機停機時出現超出承受規制0.29G的加倍震動,發現7支錨定螺栓斷裂,台電匆匆,又不理會專家測出至少還有36支有問題或立委指出各項問題等,核電原本沒安全可言,現在這些核電幫又明知是超級危險,卻強行要在近期內重起恢復運轉,把民意及台灣人身家安危完全置之度外,強迫全民集體自殺。

台灣司法再度犯罪

(05-21-2012芬香)

上午十點半進入高院,找到位置坐下後,等待,許多關心的朋友湧入專一庭,看似坐不下了,大家很有默契地擠一擠,又騰出空間來,再三個!再兩個!連法警都忍不住笑出來,因為大家是這麼可愛啊!
我的左邊是徐爸爸徐媽媽,右邊坐著一位皮膚黝黑的大男生(後來又在捷運站裡巧遇,才知道他叫做潘承佑,又是一個台灣之光喔!四月份退伍後他就隻身從高雄到台北就是為了支援士林王家,而後他也支援永春彭家八里張家,政府真的是讓人民很忙耶!)

越來越像一個公民

(05-21-2012靜芳)

剛剛看了一下很妙的雅虎新聞,其中一段:馬英九明確表示,20年來,兩岸的憲法定位就是「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此定位歷經三位總統,從未改變,這是最理性務實的定位,也是中華民國長遠發展、保障台灣安全的憑藉。
那據我大學一年級讀「中華民國憲法」時,似乎沒有讀到這一條,這麼如是重要的條文,於是上了「總統府網站」去查了一下「中華民國憲法」,只有增修條文第十一條如是說: 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

對民主太漫不經心

(05-21-2012一逸)

想起519晚會的一個畫面:主持人之一的阿楷,在節目開始前,默默地在舞台下發著晚會活動的節目表,輪到主持時,他說:「台灣若不獨立,我們註定做奴隸。台灣要獨立,需要有集體的意志,尤其大家無感時,我們不去決定,就會被決定。」想著他和酥餅每週五晚上的café philo時間,就是在做默默耕耘的工作,台灣有很多角落裡,很多人不是為了掌聲、不是為了名利,而是為了一顆愛母親台灣的心,在艱困中踽踽獨行。